作者: 弈傳媒 | 發布日期: 2019-10-23 | 瀏覽次數: 277

專訪劉偉強:每部電影之后,我都會檢討自己

上個世紀的六七十年代,香港電影步入黃金發展期,老式的電影院經常人頭攢動。在觀眾群中,有一個頑皮的小男孩,他天生好奇心重,喜愛看各種類型的電影。但是因為家境貧寒,只能在趁人不注意時,偷偷溜進影院,坐在角落里。


那是小男孩很珍貴的少年時光,大銀幕的光影魅力徹底打動了他,讓他跟著銀幕中的人一起歡笑,一起落淚。

 

一晃四十余年,曾經的小男孩依然會悄悄地走進影院,在座無虛席的影廳里像個孩子一樣席地而坐,他不僅關注著銀幕上的內容,更悄悄的捕捉觀眾的每一個反應,這個小男孩就是現在的劉偉強導演。

 

 

“電影是有魔力的,銀幕的光打過來,就好像給到觀眾一些神奇的力量。觀眾會接收到很多訊息,然后產生許多種不同的情緒?!碑攧姾臀覀冎v到這句話時,整個人神采飛揚,滿眼是遮不住的朝氣,如少年一般。

 

在今年,市場上有三部劉偉強主導的電影公映,分別是由他監制的《烈火英雄》和《使徒行者2:諜影行動》(以下簡稱:《使徒行者2》),以及由他執導的《中國機長》。根據燈塔數據顯示,截至撰稿,三部影片的累計票房已達50.72億,其中,《中國機長》憑借26.82億的票房,躋身影史票房TOP10。

 

日前,我們對劉偉強進行了獨家專訪,對方回應了一些有關《中國機長》的映后熱點,以及分享了一年內如何保質保量、準時完成三部影片的工作經驗。

 

  



《中國機長》是劇組全員的危險挑戰




“扎西德勒?!?/span>

 

電影《中國機長》的前段劇情中,有一位乖巧可愛的藏族男孩讓觀眾印象深刻,甚至一部分人說,看到男孩用藏語問候機長,是他們的第一個哭點。談及這段情節,劉偉強表示,真的沒有想到效果會這么好。而且,也不是他和編劇提前設計好的。

 

在影片拍攝的初期,劉偉強和編劇做過有關乘客的討論。一個飛機上有100多位乘客,理應體現人生百態。既然是飛拉薩,首先藏族乘客應該很多,在這當中,可以有一組母子。其次是去拉薩旅游的人,再有就是去拉薩打工的四川人。做好了乘客畫像,劉偉強開始挑選CASTING團隊提供的演員。

 

“我看見他(藏族男孩)的照片就決定要他了,他的第一張照片是在跳舞,很厲害的?!眲妼Σ刈逍∧泻ⅰ耙灰婄娗椤?,而后,這位藏族男孩果真表現出色,扛得住訓練,表演有靈氣。

 

 

看到男孩很優秀,劉偉強決定給他加一些戲份。通過瞬間的靈感激發,他策劃了男孩與機長互相問候的橋段,代表著機組與乘客的心理溝通。

 

由于電影內容具有極高的職業性,飾演機組人員的主演們需要進行多種訓練。除此之外,飾演乘客的演員也需要訓練。

 

據劉偉強透露,乘客演員們在正式開拍前,訓練了一個半月左右,包括臺詞和體能。每天起來后,他們要跑步,男男女女大媽大叔都要跑步,保證體能充沛,以此來適應在模擬倉中表演。

 

“模擬倉是不停搖擺的,就像游樂場的過山車一樣。在里面表演需要很強的體力,要不然會弄傷腰和手?!北砻嫔?,乘客演員們拍攝的是一部真實事件背景的劇情類電影;而實際上,他們拍攝的是一部動作電影。

 

演員們要經歷拉練,幕后的工作人員也沒有好到哪里去?;谟捌脑褪录?,《中國機長》要在青藏高原上拍攝。因此,“高反”成了劇組的對手。

 

 

“我們要在海拔4800米以上的地區拍攝,工作人員大概三分之二有高反,他們會吐,坐下會頭痛,思維都有點兒混亂了。我倒是沒有,但是另外一個監制,很多晚上不能睡覺?!?/span>

 

在劉偉強看來,高原上的拍攝非常危險,工作人員很可能吐到脫水,他們要盡早結束工作。室內還好,劇組入駐的酒店有一個氧吧,很多工作可以在那里做。但是在戶外,必須保證醫療團隊時刻在劇組周圍,如果有人情況很嚴重,需要立即送到山下的醫院輸液。

 

整部電影大概在四個地方取景,分別是成都、重慶、拉薩、無錫。而在拉薩的拍攝時光,是最讓劉偉強印象深刻的。在此之前,他并沒有去過拉薩。

 

或許是短暫的相處讓劉偉強和拉薩有了緣分,在為影片配樂時,他認為乘客在拉薩安全落地后,應該配上一首當地的民歌。對此,劉偉強找到副導演,請副導演集中挑選了一批歌曲,然后他一首接著一首聽。聽著聽著,熱西·才讓旦演唱的藏語歌曲《三朵花》感染了他,接著,劉偉強看到歌曲的歌詞,覺得很符合電影,當即決定選定此曲為影片插曲。

 

《三朵花》的配樂效果出奇得好,在電影公映后,這首歌在某音樂APP的留言數翻升了5倍.

 

 


高產的背后有家人的支持




“我很喜歡拍電影,我還想拍很多年?!?/span>

 

一年三部電影,三年五部電影。在諸多業內外的人眼里,劉偉強是一位高產的導演。對此,他認為是挺好的一件事。時間不等人,能有機會做自己喜愛的工作,是很幸運的。


那么問題也來了,如何在保證產出頻度的同時,也能保證產出質量?以《使徒行者2》《烈火英雄》和《中國機長》為例,三部電影在同年上映,均有不錯的票房與口碑。


針對這個問題,劉偉強表示要辛苦一些,付出比其他人多幾倍的努力?!翱赡軇e人去玩你就不去,其實也是犧牲很多的,比如沒有時間陪伴家人。我其實希望能分配好時間,對得起老婆、兒子和女兒?!?/span>

 

 

提及家人,劉偉強面露欣慰,他表示家人們非常支持他的工作,是他背后堅定的靠山。他每天都會和兒女通電話,聽到他們的聲音,就感覺自己的辛苦很值得,雖然全家人生活在全球各地,但是他們的精神在一起。

 

在家庭中是“爸爸”的角色,在劇組中也是。一年內,三部影片需要統籌5000多人的工作,這需要劉偉強用“爸爸”的心態管理劇組,安慰身邊的工作人員,解決大家的問題。他喜歡稱呼同事為“兄弟”,大家擁有的是革命感情。

 

對于相當一部分電影人而言,精神上從一個劇組抽離到另一個劇組是很難的。但是這對劉偉強來說,因為從小受到訓練,非常容易。90年代中期,他一年最多要拍五部電影。為了盡快完成任務,他的工作室大概有8到10個劇本,哪個成熟就拍哪個。

 





“專業+共情+關卡”打造職業片



“每部電影之后,我都會檢討自己,不斷地總結經驗?!?/span>

 

在劉偉強的心中,每部電影都不容易拍,每個題材都有各自的難點。特別是像《烈火英雄》和《中國機長》這種根據真實事件改編、著重體現某一種職業的紀實性電影。

 

在準備拍攝此類電影之前,劉偉強都會帶著團隊在該行業學習,采訪事件的當事人及其他相關人員,熟悉每一個部門的業務,觀察每一個工種的生活,了解從業人員的心態。大到如何做管控,小到一個人的午飯,都需要掌握,事無巨細。

 

“職業電影的套路就是真的要去學這些東西,拍消防員就要去看他們真實的現場。拍機組就要進去模擬倉觀察,進去塔臺?!?/span>

 

 

毫無疑問,學習結果都會轉化為電影內容的素材。比如,在《中國機長》中,李沁在受傷后爬起來,第一個動作是按了餐車的剎車,這個細節被民航人員大為認可。

 

實地的觀摩學習讓劉偉強大開眼界,并且他很享受這個過程。他認為,作為一個導演,應當永遠對世界保持新鮮感和好奇心,注意觀察周圍的人和事,這都是創作素材的積累。他喜歡和別人偷師,學習炒菜。烹飪有時候和拍電影一樣,都要認真研究琢磨。

 

而在此類電影的精神內核方面,劉偉強說到,職業片與其他商業片的共性一樣——感動觀眾,與觀眾共情?!半娪白钪匾?,就是感動觀眾?!读一鹩⑿邸芬埠?,《中國機長》也好。一部電影好不好看,就是要讓觀眾真的有共鳴?!?/span>

 

除此之外,在劇情方面,編劇要設置“關卡”,主角團要歷經各種困難,度過一層層難關。就像《烈火英雄》中,消防員遭遇到氣罐閘門沒電、消防車沒水等問題;《中國機長》中,機組要跨過高原雪山、穿越風雨雷電、預防乘客暴動等,這些都是“關卡”。過程也許走投無路,結果可以化險為夷。

 

 

近些年,劉偉強很注重助推導演,像《烈火英雄》協助了陳國輝,《使徒行者2》的文偉鴻。他選擇提攜導演的標準很簡單:要有他年輕時候的影子,有自己的想法。

 

與此同時,劉偉強表達了對今年電影市場上新類型和新人導演的看法,他很開心看到一些新人取得好成績,電影行業就是要推陳出新,不斷進步。

 


后記





采訪是在劉偉強導演的個人工作室進行的,進屋之前,需要在玄關換鞋。進去之后,滿屋都是電影道具,很像一座年代感十足的藝術收藏館。而在工作室的一面墻上,貼著劉偉強入行以來的作品海報。

 

“這個是我拍《十月圍城》的道具,從一個景區拿回來的。那個是拍《精武風云》的,還有《建軍大業》等等,很多很多道具,我都會拿回來擺?!?/span>

 

當劉偉強導演在介紹屋子里的道具時,如數家珍,了然于胸。從這個細節可以充分感受到,他是打心底里深愛著電影,亦如當初年少時。